<button id="pkiym"></button>
    1.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資訊 > 特約專稿

      37年前 南極長城站是這樣建立的

      2021-02-19 16:19:31 來源: 大連日報 作者: 陸儒德
      摘要:南極,全球唯一沒有開發的大陸。

        原標題:37年前 南極長城站是這樣建立的

        作者:陸儒德

        南極,全球唯一沒有開發的大陸。人類和平開發南極,中國不會缺席。今年2月20日,是南極長城站落成36周年,大連日報特約親歷我國首次南極考察、見證長城站落成的大連海洋專家陸儒德教授,為大家講述我國首次赴南極科學考察的難忘往事。

        1964年,科學的春天催生了國家海洋局,把科研領域伸展至海洋。

        1974年,參加過“一二·九”運動的清華學子羅鈺如調到國家海洋局,殫精竭慮海洋事業,積極推進南極科考工作。

        1977年,國家海洋局提出了“查清中國海,進軍三大洋,登上南極洲”的宏偉規劃,開啟了南極科學考察的序幕。

        1984年1月,羅鈺如親自到南極實地考察,乘坐雪地履帶車和極地科考船行程9000多公里,證實中國完全有能力建設科學考察站,回國后起草了國家南極考察委員會、解放軍海軍、國家海洋局的聯名報告,“建議盡快進行中國首次南極考察”。

        6月25日,國務院批準了我國首次赴南極考察和建立長城科考站。由此派遣“向陽紅10”號“J121”號以及“南極考察隊”“南大洋考察隊”進行科學考察,邁出了中國南極科考第一步。

      1613902962554156.jpg

        “J121”船駛出海灣搏擊風浪。

        最莊嚴隆重的南極科考起航儀式

        1984年11月20日,“625”編隊從上海高橋碼頭起航。在軍樂聲中,海軍、國家南極考察委員會和國家海洋局的領導將一面五星紅旗、中國南極“長城”站站標和鄧小平同志的題詞交給編隊領導。

        10時整,“625”編隊駛離碼頭,上海港實施臨時封江,只有“向陽紅10”號“J121”號在巡邏艇引導下航行在黃浦江上,沿江輪船鳴笛致敬,江邊人民揮手送別,考察隊員心潮澎拜、含著淚花舉手敬禮,“再見,祖國!再見,上海人民!”一位老引航員回憶:這是黃浦江歷史上最為壯觀、隆重的起航儀式。

        新中國軍艦第一次出訪外國港口

        海軍“J121”船在航途中抵達了世界最南端阿根廷的烏斯環亞港,當地海軍基地司令愛德華多中校帶領軍樂隊到碼頭迎接,熱情地邀請中國海軍游覽市容。駛離烏斯環亞港時,基地空軍司令駕駛一架桔紅色軍機在我艦上空盤旋、穿掠,不斷搖擺機翼,表達特殊的歡送儀式。

        在1985年3月返航途中,海軍“J121”船訪問了智利的彭塔阿雷納斯港,引航員是一位海軍上尉,他高興地說:“第一次為中國海軍引航十分榮幸,這里有好幾位軍官曾經訪問上海,留下了美好的記憶,上海很漂亮,中國了不起!”

      1613903017517672.jpg

      “J121”船錨泊在長城灣的法爾茲海峽口。

        拋下“南極第一錨”

        經過1個多月萬里航行,“625”編隊安全駛達南極半島的民防灣,錨泊在這里選定站址、建設長城站和開展科學考察,能否安全拋錨成為完成這次任務的關鍵。

        民防灣礁石密布,只有近岸幾塊不大的海底“脊背”上可以勉強錨泊,外側陡深百米,是對操縱技術的嚴峻考驗。指揮員、航海干部聚集駕駛臺注視著這次拋錨操縱。駕駛臺十分寂靜,當聽到航海長報告“錨位到”,船長下令“拋錨”,艦錨在轟鳴中砸入海底,聽到艦首不斷報告“方向正常、錨鏈吃力”,說明艦錨成功抓入了海底。

        我當即按下快門,記載了中國海軍拋下“南極第一錨”的歷史瞬間。

      1613903048715496.jpg

      拋下“南極第一錨”的歷史瞬間。

        南極地圖上第一個中國地名

        中國是一個古航海國家,但在南極海圖上卻難覓一個中國地名。當我們駛進民防灣查看海圖,填滿了外國名字,如法爾茲海峽、納爾遜島、法爾茲半島、科林斯港等,都是紀念外國航海家、探險家考察南極的貢獻。

        海域和島礁命名,通常遵循“名從主人”原則,即使翻譯也應盡量接近原文的讀音,以表達對創造者的尊重。當我們選定長城站的站址,便將其附近的小海灣稱為長城灣,一直沿用至今,在南極地圖上第一次填上了一個中文名字,具有重要歷史價值。

        應變瞬息來臨的緊迫危險

        南極天氣瞬息萬變,風暴來臨,巨浪驟起,“J121”船經歷了3次“拖錨”的險境。一天中午,大家正在甲板上松開綁扎,準備卸下建站物資,突然風力急劇增到11級,“J121”船發生“拖錨”后向岸靠近,有人大喊“艦尾要觸礁了!”幸好主機前進動力阻止了后退,繼而開始前進,此時艦尾離礁石不足20米,真是驚心動魄,由于正確操縱化解了觸礁船毀的厄運。

        軍艦激烈搖擺,一旦甲板上的油桶碰撞起火,后果不堪設想。指揮員組織了20人的搶險隊,沖向甲板固定油桶和物資。軍艦在海灣里機動十分困難,有被大風巨浪掀翻的危險,指揮員毅然決定駛出港灣到大海上去抗浪機動航行,整整和風暴搏斗了18個小時,才化危為安回到民防灣錨地。

      1613902992852011.jpg

      正在建造中的長城站主樓。

        創造了“南極速度”的奇跡

        長城灣岸邊水淺,小艇無法靠岸,無法卸下建站設備。海軍緊急組成突擊隊,跳進齊腰深的冰水,雙手掄起鐵錘,把200多根鋼管打進海底。經過整整8小時的拼搏,建成了一個長27米、寬6米的簡易碼頭,創造了奇跡。

        基建施工開始,地面千年凍土似鋼鐵般堅硬,要挖掘、澆灌“南極屋”的27個房基底座無法按時完成。海軍又組成4個突擊隊,經過25天輪番攻堅,長城站主體工程完成。外國科考隊員盛贊“中國創造了神話般的南極速度”。

        經歷45天奮戰,長城站勝利完工,功能俱全,不亞于外國科考站,便將原計劃的“夏季站”改變為“全年站”,在南極建站史上再創“一步到位”的奇跡。

      1613903072759235.jpg

      作者在“長城石”前留影。

        五星紅旗在南極上空飄揚

        1985年2月20日,長城站舉行落成典禮,考察站主樓、落成典禮的橫幅和出席典禮國家的國旗交相輝映,十分醒目。國內外科考隊員擁向長城站,成為喬治島歷史上最喜慶的日子。

        編隊副總指揮趙國臣一早來到長城站旗桿前,數次拉動旗繩試驗升旗過程。他激動地說:“保證國旗升上長城站,是我最光榮、最重要的任務?!?/p>

        上午10時整,中外來賓全體起立,在國歌聲中,目光凝聚在緩緩升起的五星紅旗上。當紅旗升到頂部,國歌停止,一片寧靜。有人高喊:“南極,中國來了!祖國萬歲!”這反映了大家的期盼和心聲,迎來一片歡呼聲,不少隊員喜極而泣。

        海軍為長城站留下永久性標志

        被稱為“南極雕刻家”的軍官夏淑湄,在西風帶軍艦激烈搖擺中雕鑿了一枚精美的銅板印章,融匯了南極洲圖案、長城站和一艘科考船,標注時間“1984.11-1985.4”,呈現了這次南極考察的主要元素,深得大家喜愛,爭先借用在紀念封、工作本上蓋印紀念。

        為給長城站留個標志性紀念,指揮所派人同夏淑湄一起選定了一塊底部平整、表面光滑的大卵石,夏淑湄花費整整9天時間,刻上了“長城站”“中國首次南極考察隊”“一九八五年二月二十日”字樣,成為“長城站”的標志物,被稱為“長城石”,幾乎所有隊員都在這里照相紀念。筆者拍的照片在船上圖片展中,被評為了“最佳攝影作品”之一。

      1613903104673321.jpg

      五星紅旗首次飄揚南極洲的莊嚴時刻。

        對待生命的豪言壯語

        我國首次南極科考,歷時142天,航程48952公里,時間之長,環境之復雜,航海史上罕見。經歷長時間顛簸和超強度勞動,難免發生一些不測。當聽說船上隨帶了幾個冰凍亡友的“大口袋”,大家不以為然,坦誠豪言:我們在大洋中死亡,就按照海軍習慣進行“海葬”,如在南極陸地逝世就地深埋,寫上“中國人”3字即可。

        確實,在南極期間傷病不斷,共動手術10例,其中急性闌尾炎2例,胃穿孔并發彌漫性腹膜炎1例,嚴重手指外傷1例,泌尿系統結石1例,但都得到及時處置,很快痊愈。而且病房收住了13人,卻無人感冒發燒。所以,大家戲言:“南極無菌不生病,要動手術來南極!”

      熱門推薦
      返回頂部